一起玩彩票注册

今天是:
 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 >>正文

父亲的菜园

来源:湖北省审计厅网站 时间:2019-06-24

通山县审计局  陈丽云  黄晓娟

我站在时光的这一边,囤积半生的记忆又把我带到了过往岁月,父亲的菜园和莱园里那些生机勃勃的景象,早已作我生命意象中的一样物事,固执地涂抹在记忆的光影里。

父亲是一名乡镇干部,平时很少在家,总是在乡野村间忙碌,手上的事情一桩接一桩,春播秋收,植树造林,农田水利,计划生育,事无巨细,繁杂罗列,有时甚至在外面一跑就是几个月大半年。当然他也会抽空回些家,如果父亲在家,就父亲的性子而言,那也是闲不住的,他会做些什么呢,是的,他一定在他的菜园里。

我不记得我家最早的一块菜地是怎么来的,从我记事起它就已经存在了,那是一片很大很开阔的园子,位置也是再好不过了的,就在我家屋后十几步的坡地上。我记得父亲只要在家,就总在园子里忙碌,翻地,播种,锄草,施肥,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,我家的菜园一年四季蔬果不断,春天的白菜萝卜,秋天的瓜果角豆,若是这样的夏日,则更是姹紫嫣红,硕果累累了。

我感恩父亲,因为他的勤劳,我们家从来没有陷入无菜可食的尴尬境地,相反,家里的菜不是太少,而是太多了,是啊,那样大的一大片园子,父亲把他所有的业余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上面,怎么可能没有好的收成呢,园子里成片的黄瓜萝卜白菜什么的,母女三人哪里能吃了这么多呢,母亲就采来当作战利品送给亲朋乡邻做了人情。

我依然感恩父亲,那些滋味醇厚的菜蔬滋养了我的童年,我比一般的同龄人要长得壮硕结实,那些醇美的滋味永远留存在了记忆的深处,那是一些秘不能示人的记忆密码,直到今天,我拒绝了很多当年父亲种过的蔬菜,我的挑剔的味口也许就在那时形成,因为我再也品尝不到当年的那种甘美,那是一些曾经沧海的味道,记忆中的味蕾拒绝了一切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上的背叛。

然而父亲似乎是总不满足的,尤其是在种菜这件事上,像着魔了般投入到开荒种菜的狂热中,家里后来又增加了好几块菜地,对于它们的来历我已经是一清二楚的了,那都是些别人不愿意或不屑于开辟的土地,可是父亲砍掉了荆棘,拾掇了石块,平整了沟壑,一块像模像样的菜地便又诞生了,接着下种、除草、施肥,随后伴之而来的就是多多的收获。

我很庆幸,我是吃着父亲亲手种出来的菜长大的,父亲用他的实际行动践行着养育儿女的重任,只是在我日渐长成的躯体里,我觉得自己似乎缺少了一样东西,那便是,钙质,一种来源于父亲的关爱教导所形成的品性。在父亲忙于他的工作与菜园事务中,他也许疏忽了一些什么,而当年那个小姑娘的敏感,多疑与怯弱却在一天天的自我成长里成形,在少了父亲陪伴的日子里,这些特质已牢牢嵌进了她的血肉,并由此占据了她的半生。

父亲呀,如果有可能,我愿意做您园子里的一颗菜,父女之间没有任何的隔膜与疏远,在您的关注关怀与关心中茁壮成长,成为您收获季中的喜悅与幸福,润泽你的心田。


关闭